He, Peng

A Roboticist.

The secret of getting ahead is getting started.


回忆录 (2007 ~ 2010)

Abstract: These blogs are imported manually from my old blog (sina). I don't want to lose them before close the blog again because they were moved from my MSN blog years ago.

光與影的藝術 (2010-06-14 19:24:59)

無光則無影,形影相隨。

行動影動,影移因何者?

影可知人否,人可因影動否。

光與影,影與人。


Chicago To Beijing, Day 13-14 (2010-02-10 19:04:01)

这是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篇记录了,鄙人现于北京机场哈根达斯店里上网。 kk比我还要猛,一个人打车去汽车站回淄博。她甚至连坐什么车都不知道!正值春运,这如何是好?

今天UA851飞了北极圈,要比平时多飞两个小时,我现在困得不行不行的了。到了北京又没有票。


White House&Congress, Day 12 (2010-02-09 10:31:47)

白雪皑皑,林肯纪念堂宛如天间上神们高贵的神殿坐落在这世界上。在这异国他乡,而且时间将至中国传统的春节,大家的心里都有一颗归国的心,在这如此纯净的地方,远远地看去,林肯雕像静目平视远方,慈祥而又安宁。

蔚蓝的天空下,一群中国游客匆匆走过。健翔和彬红居然邂逅了他们的高中班主任。世界就是这么小,在这遥远的地球的另一边,世界就是这么的小。

倒V字形的越战纪念碑在大雪中已经成为一道沿地拔起的壁墙。中午吃了顿西餐,地道的西餐,新鲜的沙拉,说实话我从未觉得在沙拉里的烤面包块可以如此好吃。牛排也不错,比国内的好多了。

下午在白宫正门前,和国会的后门。有很多人都被误导,这也难怪,国会和白宫长的实在是太像了。 这样,就结束了。


Princeton&Liberty Bell, Day 11 (2010-02-08 15:29:23)

Washington D.C. 今天大雪。我们一路赶来花费了不少的车程。中途到费城参观了Princeton大学和独立宫、自由钟。直到晚上8点才住进酒店。
这里的雪这是大,要比东北的大。可能是环境好,雪还接近于原始状态。 住房的时候前台出了问题,给了我和竟文一间已经有人住的房间。 还好我们没有敲门~ 具郁闷,然后王导立刻把自己的房间换给了我们,这件事令我对他有了更高一些的认识与赞赏。 进来之后发现105居然是套房,perfect! 然后我又要陷入感情的漩涡了。

Day 10

1.今天早上纽约下起了雪,我们冒雪乘车去西点参观。
2.今天下午在Woodbury买了好多东西,回来就一直在试和收拾,因为明天要离开这里去华盛顿。所以又要拖欠文章了……
3.太晚了。

Day 8 & 9

今天从Boston行车至New York,途经Yale。 Yale是座哥特式建筑和乔治王朝式建筑的混合校园,放在中国就是古色古香的房屋。尖塔高耸,拱门尖尖,彩色大玻璃以及圣经人物。

上网查了一下,还有个特征就是飞扶壁,意思是墙壁外的辅助力学结构。这一建筑特色给人一种一气呵成,直冲云霄的感觉。由这样的建筑组成的Yale大学,沉稳而庄重。

今天实在是没有时间了,杀了几把人,我和唐当杀手那把2轮就结束了,厉害吧。该睡觉了,明个再写。


Man in Harvard& MIT, Day 7 (2010-02-04 12:55:52)

今天的早饭我吃的很匆忙,因为昨晚玩杀人一直杀到1点半。实在是困得要命,啃了几口黄油面包,喝了杯苹果汁,在这个地球另一端的沈阳,我就这样开始了我的Harvard Day。 大巴车在Boston的downtown中穿梭,查尔斯河身披纯白的嫁衣,我们却从其腰间无情的跨过。虽然时间已经是上午9点多,可是一早的阴天小雪使寥寥无几路人紧裹着外套在大街上急急的行走。我们像初生的小羔羊,跟着导游傻傻的走来走去而不知所措。后来,Harvard接待处的人员终于出现,像天使大姐一样把我们带到了刚刚路过的Harvard的“大门”。 其实,那更像是一座庄园后花园的小门,只有当你无意间打开了她的时候,你才会发现门内的另一个让人无法触及的天堂——Harvard。 曾经看过《哈弗女孩刘亦婷》的封面,不过她坐躺斜靠的那棵树恐怕是与我无缘了。竟文说要给我来个“哈佛男孩”,这戏虐的夸奖该如何去实现?至少,我不会去靠树…… 在注册处等了一会儿,我们的tourguide,A来了。一头金发和蓝色的眼睛告诉我这个英语专业的大三女孩应该是个美国人。

跟随着她的指引,我们先去了教学楼,途中还遇到了一个来自Cambodia的小姑娘。我问她是这里的学生吗?她说她只是在附近的一所学校上学。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到柬埔寨的姑娘。要问我有什么feeling,我感觉她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之后我们沿着人行路一直走到纪念堂。 长长的主楼,高高的钟塔,红色的墙壁上挂着略微内陷的花色玻璃和圣经中的各种明星,应该是Roman style。

纪念堂的内部和大多数教堂一样,只是没有座椅也没有主教席,取而代之的是环挂于四周的金色牌匾。上面写满了各个学院在南北战争期间为了真理而献身的学生们的姓名与 专业。他们的灵魂将在这里升入天堂并得到永远的安息,阿门! 徐徐步行出纪念堂,外面的雪早已经停了。太阳懒散的升了起来,温度也回到了零上。我们在灰白的树干间穿梭,绕 过main library,来到沉稳的Harvard坐像旁。A说,这个塑像并不是Harvard本人,相信大家也都知道关于雕塑的三个假象。因为Harvard本人的照片在一次大火中全部被毁了,所以眼前的这个炯炯有神的凝视着远方的青年帅哥据说是当年那一届学生中最cool的一个。 我和A在铜像旁合了张影,当地导游欲小费之,A推辞掉了。原因我不清楚,不过想起在Stanford“与校方代表座谈”然后小费之的情景,却使我哭笑不得。是老美应拿小费的习俗,还是Harvard与Stanford的区别,或者说,我们需要质疑什么叫校方代表…… 随着A的离去,我们回了main library。虽然我没有id card,但是想到《爱哈》爱哈金泰熙中的情景,以及当年泰熙在这里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样子,我这心里,就没有一丁点的激动,我想的更多的是图书馆里面的包间座位和各类书籍,还有我在中国的学校的种种类似物品。天多高,地多厚,人心如此浪滔滔!


Flying,Day 6 (2010-02-03 08:11:26)

昨天和杨兄深夜话聊至12点,今早4点半起床赶飞机。竟文小弟睡的实在是如同死猪一般,我回房后在他耳边放明朝那些事他都没有丝毫的反映,真是极品猪头。

现在我在飞机上,8点35的飞机。虽然从洛杉矶到波士顿只有五个小时的路程,但是要加三个小时的时差,所以抵达的时候就会使8.30+5.30+3.00=17.00.就等于我们今天飞了一天,大家以后飞像美国这种多时差的国家的时候要注意这个问题,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下面总结一下这几天在洛杉矶的情况和事件。(因为又是好几个小时没睡了,所以脑子有点沉。)

David是我们在当地的导游。据他自己爆料他曾在湖人队做医生,他有给我们看他和科比孙悦的合影,他叫孙悦“猴子”。挺逗乐一个人,不仅给我们找笑料,还给我们讲历史,讲美国的学校。UCLA和USC(南加大),讲的是浩气凛然。感觉上是有些神秘的一个人。

在环球影城的时候看见他跟警察聊话。警察是哪里来的呢?好像一个人被怀疑有带什么物品,因而围了几个警察在检查。David就跟一个胖胖的类似官员的警察站在远处聊天。你不得不投去夹杂着各种疑问和感叹的目光。

先躺一会,估计我又是满眼血丝了。王可总说让我休息,我也想,可是大家都有经历,夏令营是不都是high-high的么,杀人游戏杀来杀去的。跟这群还年轻的同学一起玩玩还不错吧。反正比学校好。


Universal City, Day 5 (2010-02-02 16:18:46)

今天去了中戏,一般。 去之前到了STAPLES CENTER,是当地导游David带我们去的,可是据悉国内限制不让我们下车参观,所以我们只好怀恨而于车中take photos。说实话,我并不是特别的感兴趣,嗯嗯,大家都知道的。 然后就开啊开啊,到了环球影城。进门时David告诉我们自称是USC的students。后来出现了一点问题,问题…… 环球里面去了很多大项目,比如说: studio tour
这个真不错,各种电影拍摄的场地设施,小镇,广场之流。大白鲨的水池其实只深不大,木乃伊的隧道叫人头晕目眩,墨西哥的小镇洪水冲天,还有地铁站里事故重重,惊险刺激,就是还那一句,我抗性太高了,优秀的心理素质…… mummy
木乃伊里面漆黑一片,紧身的小车前冲后仰,速度极快,在配上全息影像,更是使人身临其境。我感觉,就属这个还是比较刺激的,只可惜,难道美国经济泡沫了,这种娱乐项目的长度也跟着缩水吗。我的意思是,有点短。 house of horrors
有的地方看不清路,不是特别吓人。我们组的一个兄弟自己在前面走,结果没有人来吓他…… 对了,如果你打扮鬼的人的话,就会有工作人员冲出来告诉你禁止殴打员工。 Water world
这个项目不错,声光效果和现场演出配合的恰到好处。如果你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光看看机枪扫射,油桶爆炸,飞机冲出和四处喷水,还是蛮有感觉的。 之后还去看了史瑞克4D和T2 3D。效果还可以,美国的技术就是比中国的先进,而且更注重故事的铺垫。 好了,今天中午吃饭花了20刀,没吃完,带回来了~ 后来又买了点小东西,╮(╯▽╰)╭,有些时候有个称心如意的女朋友多好啊,至少买东西的时候还可以说是给女朋友买的而不是给同学买的。


Disneyland, Day 4 (2010-02-01 16:37:28)

今天去了。 感觉和HK的一边大,用老王的话说就是disappointed。 然后基本把能喊得全都坐了。感觉不够刺激,可能是老了吧。 坐过山车的时候(那过山车实在是太小了!)前面一个美国小弟弟还回头说:“it's too short!”。 我觉得也是太短了。要说什么呢?中午吃了一个培根起司汉堡和水果沙拉还有一个regular的Coke,一共20刀。 买了个帽子和塑料手链,前者中国台湾制造后者中国某地制造。 对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当地的导游David 关。 据他说的话可知,此人非鄙人。曾在湖人任职医生(?),有与科比和孙悦合影的照片。此人是东北人,在沈阳二中念过书,在哈尔滨上大学。今天他带我们去了药店。好了,就说这些,挺搞笑一人。


GGB, Day 3 (2010-01-31 16:08:27)

今天的内容比较少,渔人码头,金门大桥。 下午飞LA,导游具有意思,晚上吃的自助。D200见夫人去了。 刚刚打桥牌回来,被小北京的三无降给虐了。他换牌耍赖…… 上点图就睡了。


Wander In Stanford , Day 2 (2010-01-30 15:42:35)

今天一大早的睡觉倒时差,那是咔嚓咔嚓。不知道那个纯爷们凌晨3点在北京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就很郁闷的醒了。之后睡了醒醒了睡,终于坚持到了七点多,起床下楼吃breakfast。

我更深刻的知道了什么叫toast,烤面包加黄油,偶滴最爱。还有橙汁,为什么就是比国内的好喝呢?为什么呢?狂顶!!! 我等啊等,然后坐车去Stanford。 DSC07425 这是Hoover Tower。 有87米高, 内部设有电梯和陈列室,还有可控式钢琴挂钟阵列。 给我们讲解的Jack

这是我在Stanford的停车大草场。 第二幅是工程学院的院楼。第三幅是棕榈树,强吧。

教堂上面有四幅小图,分别写着:爱、信任、希望、慈善。

1.堂前路,从00~99(各占一半)。2.跟李的合影。3.教堂铭牌。
1.我和Jack。2.Faculty。3.Ph.D.Students。
太阳出来了,我也出来了。 1.hufu真美。2.Stanford食堂的自助餐。
1.我们哥仨。2.我在食堂看澳网。
Stanford鸟瞰。。。
1.我在塔上。2.与唐的合影。3.这不是摆拍!
这是摆拍。。。 在硅谷接待贵宾。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晚安。


第一次刷夜经历, Day 1 (2010-01-29 13:57:12)

现在是美国太平洋时间(GMT-8)21:29,仔细算来我已经连续23:30小时没有睡觉了。 刚洗了澡,打算草草的结束今天的游记,因为实在是有些困倦了。

早上8点多到的圣弗朗西斯科机场。之后在机场里出了事件,一位团员二次携带了非法入境物品被查,遭扣,交罚金300刀才出来,大家都在等她,团团转啊。 之后去了三藩市的当地著名大学伯克利大学。 然后是艺术馆 九曲无花街 市政大楼 联合广场(第五大道)

最后终于在confort inn落脚,超级累。关于刷夜嘛,我还行,因为在家就是太平洋时差,好倒。有一点我想说明:虽然不一定好吃,不过我想吃美国餐,不想总吃豆腐白菜鱼鸡肉线米面条的中餐~ 晚安


UA的空乘 (2010-01-29 12:21:10)

引用我旁坐老奶奶的一句话:“CA的空姐长的漂亮,服务温柔,个还都一边高。” 想必大家都知道UA的空乘什么样了吧。话说空姐和空乘是有区别的。 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因为他们都很美国风味。 举止言谈之间都透着美国那种随意的风格。这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不过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我们所坐的经济舱是9排座2+5+2.她们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推一台服务车,因为有太多的旅客需要服务。 会讲中文的那位在说:“喝什么?”,不会说中文的那位在问:“Water?Water?”。 话说劳动人民不是最可爱的么,我能在这一万米的高空喝着MOTT‘s LLP 的苹果汁是少不了她们的帮助的。 当然,更少不了我妈的。


团队 (2010-01-29 12:17:34)

这回的团队有34人左右,好像女生是男生的二倍。有没有种幸福的感觉!

兄弟,感觉而已。 有一个女生我总觉得有印象,好像见过,得问问。 这一写博什么都想起来了,好像和当年在新东方学习的时候认识的孔雪。孔家就是这样,女人是不派家谱论字的。

还是飞机上的事,认识了健翔这北京小伙子,超开朗,超有意思。不过,就是年轻点。 再说领队,马晶老师是大连新东方的,有缘人啊!偶也是在大连念书滴! 一叫人就是“亲爱的”,多体贴,多温暖呵! (好像写的有点乱)

队里有几个带了单反的家伙。有一个是学俄语的,中文名姓殷,俄文名叫鸡柳。这家伙是个新手,拿着已经下线的D200,不过他的小竹炮还是蛮具战略意义的,至少可以偷拍美女(我只是推断)。

顺便说一下,刚刚吃机餐了,应该是晚餐。吃的是泡面,注意,是泡面,不是面。而且空乘把我周围的都发了面,唯独没有发我和我旁边的老奶奶的。难道是小概率事件又起作用了?还是她看到我正在写博没有给我,那她为什么没有给我右边的奶奶呢?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令人匪夷所思以至于不思或是不敢思。

关于UA的空乘我会再写,感觉就是美国风味。 好了,跑回正题。目前我还知道团里有个广东仔(他不喜欢被叫做小广东,我也不想这么叫,因为小广东是东哥嘛!)也带了DSLR,这家伙和我说了一下他的型号,不过我没听清。就看他背的包包蛮大的,登山的那种,不是摄影的。 再说一下,啊,我忘记我要说什么了。╮(╯▽╰)╭ 哦,对,团里分了四个小队。

我也没选,就随便了。但是我后悔了,是不是应该去美女多一些的小队呢?哈,开玩笑。与世无争才是我们道家人的作风,能在一起的终究会在一起,不能在一起的离多近也没有用。爱,要经得起考验!不要说我啊Q,我也是中国人。叮! 靠,这个啊Q真是太经典了,每当我想要找借口的时候都会想到他,无论是真借口还是假借口。

迅哥啊,迅哥,你怎么就那么有才呢?俺实在是太崇拜你了!不愧为当代救世主,人民革命家,思想家,创意家,文学家,老人家…… 我好像又跑偏了,还好不是SAT,要不然作文还不得得零分。 右前方在TX读研的姑娘也没倒过来时差,起来看电视了。 左前方的几个人在打牌,哎,这次留学开荒之旅究竟会如何呢? 拭目以待吧!


在飞机上 (2010-01-29 12:13:40)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7点11分。旧金山的人们应该还在沉睡。 我尝试着去倒时差,也就是睡觉。可是我非常后悔,我真不应该在睡前叫一杯咖啡,毕竟那不是我习以为常的茶叶。 Oh! 飞机上的人们都处于活跃期,我想他们平时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吃饭或者看电视吧。

悠闲的生活! 对了,我们刚刚飞过日期变更线,所以理论上我又回到了昨天,这叫什么,光阴不老人易老! 都说过了三十才想老的事情,是不是我想多了? 此时又有些困倦了,应该称作迷糊吧。。。看来是要做好刷夜的准备了。 话说要准备什么呢,睡觉! 我真傻


关于“班”的联想 (2010-01-18 22:58:08)

警钟再一次敲醒我,至于感悟方面的话我会在别的主题里写,这里只想声明一下: 我的联想大抵都是以真正的联想开头,是原创的联想,也是最原汁原味的。让后我再去考证他的对错。

这一次想到“班”。 首先是“班级”,由此可见,班是有一个整体的概念。如此可解“上班”,就是去到一个大集体中。 至于去了会干什么,那是“职务”。而班级的“级”,是什么意思?故名思音这四个字在这里用的不错, 级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他很可能假借于“集”,也表示一个团组的概念,且带有动作性。 像这种前后差不多是一个概念的字词放在一起叫做什么来着我一时忘了,反正是屡见不鲜。 那么我们再想:阶级的“级”是什么意思,显然是级字的另外一个意思。

那么这两个意思好像完全不相容。若是把空间概念说是阶级的阶产生的,那么我们便突然想到,对! 就是这个!同一高度的人集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阶级!Good! 等一下,为什么不是“集”而是“级”,这太显而易见了:在过滤的层面中,“集”是动词,而“级”是是他的动词ing形式啊! 说实话,用英语还解释是我想的,又是我不想的。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不说是动名词,这不是汉语吗? 汗|你知不知道韩语的英文拼音和汉语是一样的。 我还想说“尘世”,这全是土灰的地方。

<待考证>
隔天我查阅有关资料,发现我竟又是一个惊喜。 “班”的原意是把一块玉分成两半,故有分开,划分之意。其后衍生出分组就也不奇怪了。 古人的智商是如此之高,在这一刻,我又感觉到了象形文字把实体与抽象结合在一起的美感,这简直就是一个,不,根本无法比喻。


生活小节之我最爱的地方 (2010-01-18 22:11:30)

首先说一下,我蛮喜欢WLW这个软件的,也许是我中意他的便捷性,这也使我可以一边端着陪伴我最长时间的茶杯,一边敲击着还算廉价的键盘而编写者这博客。 刚刚思路被打断了,一下子好多应该有的文也全都憋没了,那我就直入正题吧。

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我们家里的下水之处,且不说未曾游历过的千山万水,这九个地方而言,是我平生最喜欢的地方。 说句实话插个科打个诨,当你腹痛难耐的时候莫不是也想到如此美妙绝伦之地么? 呵呵,正是。 每当我在这里冥思的时候,我总能想到一些东西,一些平日里的哲学和感悟。

这是我才有资本去发散,现代人就是生活节奏太快了,很少去想那些细小知道也或是无边的大道。 而那些乱78遭的东西倒是一堆堆从嘴里心里冒出来,我真是想不明白这些该去的东西怎么都没去,难道地球引力失灵了么?

还有那些说在手边放上报纸的人,基本上都是骗子(我不是要抨击),本身MC的灯光就不够亮,这也是我长期得出的结论,还要看什么NEWS,开玩笑! 做这个事情还要不集中精力,对圣体能好吗? 也许某些人会问我不是也在想吗,不是也一样吗? 我不想说蠢这个字,因为我是思考者,俺用的是意识流!


夏目笔记 (2010-01-01 20:39:21)

我有一个大学生朋友,叫X君。X君很聪明,也很渊博。 X君自学过语文,所以他平日里不喜欢用“滚”字来称呼别人,让然他也更讨厌那些用“滚”字来回叫自己的人。
因为每次遇到诸类情况,X君和蔼的脸上都会露出“可耻”二字。我问过X君,不就是滚来滚去的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X君面露狰狞的地回答说:“他们不配!”。我此时倒也有些窘境了,莫非自己也是那些他们中的一员?因为我偶尔也滚过一两次。

X君平日里和那些高洁的圣人一样不讲脏话。当然这只是我用的蹩脚的比喻,因为我不可能知道圣人们讲不讲脏话,即使他们说了“母亲的”一类的话,
也可能不是脏话,毕竟我们不能用现代人的生活习惯来评价古代人,那不是好比把西瓜放进微波炉里一样蠢么? 所以像X这样治学严谨的人,即使在研究“母亲的”这个词的时候说了出来,那么他认为那也是古代的文物,绝不是今非昔比。 我今天又想写点什么,可是冷不丁却忘记了。


这是我静静地写在第二天的内容 (2009-11-08 22:59:14)

她静静的来,静静的走。

我静静的想,静静的去。

我不是孔乙己,

我骗不了我自己。

我无法掌握远航的方向,

亦或是随波逐流的幽怨。

我期期艾艾的搪塞,

正如我沸腾的糊涂。

我不是徐志摩,

亦不是康有为。

我不文雅诗意,

我不慷慨直击。

但为何闭上眼睛总能看见你,

我想真真正正的看见你,

而不是在梦里他乡。。。

但为何我见了你却又失去了你,

你如羽毛般轻盈飘逸,

我来不及抓住你,

因为你煽动者翅膀离我而去。

我试着迈步追你,

而你却扭过头来向苍空飞去。

我努力,

我叹息。

若你不想变成天使,

又何必绽放你的美丽!

这不是你的过错,

因为该是我错过那一瞬间的回忆……


自习室——二楼 (2008-01-12 23:58:11)

在我们学校你如果听到这句话,那么就说明讲这句话的人要么是吹牛大王,要么是英雄志士。这句话意味着,他将在某日早上去图书馆抢占二楼大学生自习室的几个座位。就是这么简单。 因为海事大学的S.N.同学考完试了要来看我,我提议去图书馆上自习,所以,我也当了一回“英雄”。 某日早上7点 我已经整理好了行装,从宿舍楼孤孤单单地出发了。我的宿舍距图书馆大约有18分钟的脚程,!*!这不是因为我的学校大,而是因为我的宿舍不在学校内……

路上,寒风凛冽,其实不应该用凛冽这个词,因为大连的风根本达不到沈阳那种吹刀子的感觉,应该用咆哮,咆哮这个词足以表达大风+大风+大风+冷=大连风 的感觉。 据说,沈阳那次下50年不遇的大雪时,大连正在刮XXX年不遇的风,风里风外失踪好几人。 咱啥也不说了,逆着轻盈的风儿,好不容易踏进了学校西门。(是哪位高人曾经说,逆着风,我终于学会了起飞。我想问,是起飞,还是刮飞?) 进了西门,我很不幸的找到了形容学校水塔的名词——朝霞下的钉子: 同行的人也多了起来,可我全不认识~ 在操场附近看见了运煤的铲车,不禁想起了供暖房里老大爷和我们寝室的暖气,有,总比没有强! 大概7点一刻的时候,我到了图书馆正门口。门前已经排起了两列长队,尽管天气这么冷,这么大风,看,我们学校的有志青年们,是多么热爱学习,是多么热爱到图书馆二楼自习室占座啊!

什么叫 “快、静、齐”? 就是7点半一到,门口的人飞快地左右两扇小窄门冲进图书馆;图书馆内除了脚步声就可称之为静;两列人流一扶梯为间隔,齐刷刷地向左转,冲进二楼大学生自习室…… 我也奔了进去,发现不远处山丘上仅有一高地无人占领,健步一个,左肩下倾25°,书包半滑落,右臂前拱急停,书包飞至高地上。左手一甩两本书到位,右手一顿杯(子)垫(子)靠上。任务完成,转身直走食堂。占座,也得讲究个流程。


今晚三事简述 (2007-12-21 01:27:05)

1、晚上参加了大连日报在我校举行的反ADIS歧视的文艺汇演,在我校的礼堂。其实我的目的有点不纯洁,所以在这里检讨一下:是因为在大外的学姐(SQ)有来诗朗诵,所以我才过来聚聚。但是呢,如若不是JN告诉我有这么个活动,我还真不知道……。最后赞一下,节目都挺好,不愧是大学节目,虽然因故我只看了三个。
(回来时发现,大部分学生观众都来自新公寓,不知其缘由) 2、晚上回寝室见Bo在玩PC(play card),方法是把PC放在一手,然后一窝将其弹出,成瀑布状落于另一手(可惜是横向的)。余也开始玩,最后发展成飞PC、对飞PC,我在寝室门外,他在门内。只见从427寝室门里嗖嗖向外飞出PC(这是Bo的招式,名为攻击流——正飞法),口当口当的打在426的门上。门外的我侧身掩在墙后,使出防御流——倒飞法(具体过程不外传),楼道内行人欲断魂……,激烈至极,无与伦比。

3、后来室友们(五人,少一人)开始干414,乱牌乱干,采用F1积分制:第一名6分,第二名4分,第三名3分,依次类推……。由于LZai初上手,所以前三把不计分。后三把LZai士气突涨,虽最后一把以第一名胜出,但终不敌本人6个7稳扎榜眼以总分15分胜出(o(∩_∩)o)!话说回来,事先约定,最后一名要拱猪,不过末了LZai&Bo一致反对,说玩玩就成了,所以,大傻幸免遇难
谨以此文简述,以志今乐。


大学趣闻二则 (2007-12-09 10:36:12)

今天上午数学竞赛,刚回来,不一会全寝室人都回来了,于是开始议论: LZi:谁第一个交卷的?
小白:我。 LZi: 那我怎么没见你,我就看见HP交了。然后我就交了。
HP:我就看见大傻交了,然后我就交了。
大傻:我就看见小白交了,然后我就交了。 波:我也看见小白交了,所以我也交了。 LongL:我一抬头,看见你们全没了,所以我就交了……

昨晚波回忆高中年代: 波:我高三时跟我同桌老能吹了,上课也不听老师讲,就是吹。 后来老师给我们调开了,我靠着墙周围绕了一圈女生,上课人家就是嗷嗷听课,我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憋得我是天天撞墙。我同桌别弄到了一个角落里…… 终于有一天,地理课,这天特别闹,我没人聊天郁闷坏了。 就在这时,地理老师发话了:你们看看那边那位同学(me),学习多认真! 瞬间,全场寂静。我更郁闷了……


大连终于下雪了(2007-12-06 16:00:27)

上午有在微风中飘着小雪花 下午骤变成中雨 再后竟然又转回中雪,夹杂着大连特有的风儿 现在中雨只剩下微微的小雪 在大连第二次见雪,真的很喜欢现在的小雪,一种怀念的感觉油然而生 今晚去听讲座,酷酷的

昨天我做了一个梦,叫似曾相识梦 (2007-12-02 08:47:19)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路线,同样的事件。 除了多了一个可以叫出名字的人,多了买营养片与真假M币的事件。 我绝对肯定,这不是似曾相识,而是梦境重现。 这种东西发生在我身上,究竟意味着什么?


再次陷于危险中 (2007-11-25 12:43:01)

今天的我,突然醒了。因为LH,抑或《21 Century》上的广告。 这惊醒使得我现在的处境之惊险嗖地突兀起来。 ——时间拥有淡化的功能—— 高考之前就有一个想法:去香港读大学(浸会大学)。那是以为,只要过了一本线,凭我的英语水平,假期再加以强化,应该不成问题。 可谁知,我竟差了20分? “成也综合,败也综合”这句话说的没错,不过说这句话的人此时大概又再片面炫耀了吧?

希望与福音就这样的离我而去。 我只好再一次的追赶,紧追不舍的定下新目标。 ——坚毅、不拔——我至今为具备其中任何一种关键。 不知何时又在幻想着,我的个性史从何而演? 我又在为这个目标踌躇着。 但自从进了这里,危机感与紧张感就不断被时间所吞噬。取而代之的是小股的学习动力,和稍有空闲的平静生活。 为了平衡,我不断寻求着新的压力,却在寻求中不知不觉迷失了自我的本始出发点。 中国的文化适合我,但国土的环境抑制了我。 人那,多么可悲!


我此间有一种悲 2007-11-28 12:33[

这些天在我心中一直有言不出的悲,

丝丝的悲,舍我心醉。

这是别人渴望不到的悲,我喜欢这种悲。

同时,我也对余会拥有这样悲表示万分的诧异。

时间会放慢,也会虔心。

这种悲,是我以前从未体会过的:

她是对青萝的思往,还是对公主的似曾相识?

或对周围的主观反应?

我似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这个阶段是我的真心,还是她的幻影。

具体的怀念,

不宜言表的悲动伤,

还未萌芽的将来事。

压力,这东西真的好么?

—— 夏 于507